DataMan读码器:为烟箱条码的准确高效读取“保驾护航”

为控制工业生产量与各烟草销售过程的税收,国家烟草专卖局通过一套完整的信息系统来控制烟草的生产与流通信息,烟草系统称之为烟草一号工程。

中国烟草总公司湖南省公司组建于1983年7月,当年10月成立湖南省烟草专卖局,1985年1月正式上划国家烟草专卖局、中国烟草总公司,在组织结构上形成工商一体化和人财物、产供销、内外贸一条龙的集中统一管理体制。

湖南省烟草公司娄底市公司是湖南湘中地区烟草重要的分拣配送中心,娄底市烟草公司分拣中心根据零售户的订单需求进行折零分拣,并配送到零售户手上。同时娄底市烟草公司还是全国工业卷烟生产公司在湘中地区的物流仓储中心,全国工业公司所生产的卷烟在湘中地区进行销售配送前,都需要在入库前进行条码信息采集,以上传到国家烟草专卖局信息中心。

目前,中国的卷烟生产与销售在烟草系统是由不同的两个部门来完成,卷烟生产由各省的工业公司负责,而销售流通则由各省的商业公司来执行。

烟草的生产与销售是由国家烟草专卖局根据市场需求统筹计划后,再下发给各烟厂与烟草公司产销指标。为控制工业生产量与各烟草销售过程的税收,国家烟草专卖局通过一套完整的信息系统来控制烟草的生产与流通信息,烟草系统称之为烟草一号工程。

整个一号工程均是通过给每件产品赋予一个唯一的条码信息,再采用条码读取设备将数据采集入系统,在出库时再与各商业公司进行关联。而条码是通过即印的贴标机来完成,每个工业公司的产品包装与尺寸有一定的差异。另外,国家局为了控制卷烟的包装成本与环境保护,在2014年还规定所有的卷烟烟箱需要回收多次使用。

一号工程的实施和烟箱的回收利用规定对烟箱的条码读取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也带来了很大的挑战:条码打印机因为色带与条码打印头易损,再加上不同品牌的烟草工业企业采用的条码打印设备的不同,从而造成条码有时不清晰或丢针,造成条码可识别率不高;另一方面因烟箱回收前已经贴标,经过高温烫印后再将原条码标签拆除,这样再次贴标时,位置就不能选择在原贴标位置,否则条码标签无法粘贴牢固,条码贴标位置随意性导致了激光读取扫描率不高。

以上两个原因使得条码打印的质量与贴标位置不固定,对以激光方式的条码读取就非常困难,经常造成烟箱在传送过程中无法正确读取。当读码器无法读取代码时,操作员不得不关闭机器,采用手工的方式输入条码信息入系统。这一手动输入过程在生产期间需要重复多次,这就造成生产量显著下降,大大降低烟箱出入库的效率。

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娄底市烟草公司分拣中心。康耐视公司与烟草公司一直有着良好的合作,在一次读码技术研讨会上,在了解烟草公司分拣中心的问题之后,康耐视公司向各烟草公司推荐了DataMan读码器。技术人员在各烟草公司仓储中心的出入库传送带上进行了为期二个月的测试,DataMan读码器展现出高超的破损条码与全向条码的读取性能。

“我们在不同烟草公司的生产线上试用了DataMan读码器,均出色地完成了代码读取工作,”娄底市烟草公司分拣中心廖主任指出,“我们甚至在条码破损较大、条码在烟箱位置随意性较大的情形下,尝试使用该读码器读取了我们特意选择的一些烟箱。令我感到惊喜的是,DataMan读码器在各种情况下都能够成功读取代码。”

全向DM300系列读码器,加上集成高亮度的HPIA光源,配备C口16mm镜头,易于安装与使用。凭借专利的解码算法,虽然视野区域达到了450*600,但新Hotbars只需要1.1ppm即可解码成功,因此DataMan读码器实现了较高的读取率,可以很好的解决因破损条码或全向条码造成的低读取率问题。

同时新的DataMan5.2软件,可提供高级格式化和逻辑嵌入式DMCC支持增强脚本,自定义通信信道,很好的解决了条码扫描率不高与系统通信问题。

“客户在采用基于图像的新型读码器后,这些读码器帮助我们在烟箱流通操作中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廖主任总结道,“DataMan的读取率几乎可达99.9%,从而使烟箱在传送过程能够连续进行,不会因手动输入数据而中断,并极大地节省了产品的出入库的时间,提高了烟箱装卸效率。公司计划在新的物流中心出入库传送系统上购买DataMan读码器,对其更先进的二维DataMatrix码读取算法,我们也将对其功能进行评估。”

图  DataMan读码器在烟箱入库之前读取烟箱上的代码,以便与系统关联。

中国烟草总公司湖南省公司  易桂丰

评价!您认为该篇文章:

非常好          一般           没有价值

无需注册,直接提交,定期抽奖,祝您好运!

  • 转发至:
  • 收藏到QQ书签

相关报导